您的位置:巴中在线 > 文化频道 > 巴山文萃
  • 经历太多的失落的痛楚 不愿把悔恨的梦重拾 曾寻寻觅觅伤感的情怀
    拾回的却是尘封已久的老歌 不愿让忧伤腐蚀年轻的情绪 怕影响今天的行程
    不愿让泪水模糊眼前的风景 怕
    发表于:2016-04-11 15:02:24
  • 经过一条用鹅卵石铺成的小径,我们来到了“日月天湖”,原来是紧挨着的两个小水池,没有湖泊的气势。池面上铺着一大片一大片的睡莲,叶子圆圆的,如一个个碧玉盘;粉红的莲花如羞涩的小姑娘探出张张笑脸。池水清澈见底,一尾尾小鱼儿在荷叶间嬉戏玩耍,有时还调皮地吹出几个小水泡。一阵微风拂来,水面泛起层层涟漪,岸边的垂柳也飘动着长长的辫子,婀娜多姿地舞动起来。
    发表于:2016-04-01 13:30:45
  •   秋风吹过  多少亲切的事情变凉  多少菊花被强迫开放  秋风吹过  世界支起左边的耳朵  谛听右边的动静  是的世界是一只哑了的音箱  巨大的安谧来自聋子的
    发表于:2016-04-01 13:17:08
  •   “蒙山高,沂水长,沂蒙山区好地方。”金秋时节,我们来到山东革命老区临沂市,熟悉的沂蒙小调回响在耳畔,陪伴着我们的考察行程。  以沂蒙山区著称的临沂
    发表于:2015-11-18 16:18:36
  •   悄悄地  这座城迷失了  连带着我  一帘薄纱  浸着乳  轻盈地挂上塔尖  罩着  酣睡的城  一树白花  沾着露  安详地开在枝间  簇拥  迷惘的我 
    发表于:2015-10-14 17:02:23
  • 亲爱的外婆,我突然想起离别时的情景。妈妈来了,她替我整理东西,而您却抱着我,说着很多诸如要我好好学习的话,似乎没有一点不舍。爸爸的车子停在门口,一遍遍地催促着我们。妈妈拎起行李,拉着我向外走去。我向您挥挥手,转身走了。您没有太多的言语,只是一直倚在门口,看着我们的车子渐行渐远……
    发表于:2015-10-14 17:01:41
  • 车到了建设局站,迟迟不见警察的身影,有的人又开始抱怨了:“唉,等的我花儿都谢了。”夹杂着此类各种声音。赶去上班的人等不及就下车了,待门一打开女小偷又急着想跑,另一位“好汉”用他的虎背熊腰死死将她拦住。要下车的人都走得差不多了,司机才把门关上,静静地等待人民警察的到来。
    发表于:2015-10-12 13:42:22
  • 玉米是普通食物,世界上粮食总量最高就是属于它了。大巴山地区,除平坝河谷地带能产小麦、水稻,山上主产就是玉米和洋芋。山里人将玉米当主粮,山下山外的人,玉米虽不为主食,但新玉米即将成熟时,人们还是一样要去掰嫩苞谷,尝尝新,其吃法会变换花样,比如煮面疙瘩、蒸“水仰绊”、搅糊糊等。尝过新后,便不再受重用,毕竟它还是没有大米来得滋润滑细。一般都是在尝过新后把玉米拿来当饲料或酿酒了。
    发表于:2015-10-11 11:25:20
  • 车,一直曲折地上行,鲜洁的空气中渐渐地有了凉意。我被告知,已到了海拔1200米的麻坝——唱歌乡的场镇了。场镇简洁干净,一条街直来直去。我迫不及待地问当地人:“这地方为何叫唱歌呢?”闻者一阵朗笑:“等你游完石林,便知道唱歌这地名的由来了。”
    发表于:2015-10-11 11:24:17
  •   温润的星光,停在咖啡杯的边缘,像青草斜卧在浅显的栅栏上  苍穹下,抱团取暖的事物,心怀明亮的  秋声  小金桂身上枯萎的叶子被微风吹落  匿于咖啡的人,手执
    发表于:2015-10-11 11:23:49
  •   空旷的山谷  牧歌在风中传唱  是谁的嘴唇唱出了祖先的歌谣  是谁的孤独,刀子一样闪亮  把群山划伤  春风爬上山岗,青草绿得迷茫  每一朵开口的格桑都在吟
    发表于:2015-10-11 11:23:22
共 584 条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