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巴中在线 > 文化频道 > 巴山文萃
  • 我们每天定然不止是一分钟的口头说话了:有数不清的一分钟在口头表演了。不过,我们完全可以从无数的口头表演当中选出一个一分钟来,写下来。这不仅是所谓写作习惯,更是一个良好的生活习惯。阅读,也是这样。
    发表于:2015-05-26 20:43:29
  • 回忆这十年,从父母安排我上班起,内心曾闪过些许欢喜,但更多的是惶恐。最后,我爸叫我写了一纸不读书的契约(现在还由他保管着),写是自愿不读书,其实,哪是我自愿不读的,是因为家庭因素。这件事对我内心的冲击很大,同学都还在校园里读书,我就放弃了,我心里有种说不出的忿满。虽然得到一个工作,表面看来优越,但实则我的内心从没有开心过。我总以为,他们还能到外面的世界去看看,还能追逐梦想。
    发表于:2015-05-26 20:42:59
  •   穷山恶水荒野僻壤  孤寂的河  在倔强地蜿蜒  水面浮着往昔的落英  带着曾经的悲伤  静静地流淌  流向一生命运的归宿  有的同伴会中途夭折  被风干而魂
    发表于:2015-05-25 20:00:35
  • 我要改变传统的农耕模式,让机械代替人力牛耕,科学种田,把荒芜的农田变成无价之宝的“金土地”,利用好乡村丰富的自然资源造福人类,科学种养,把无公害蔬菜、无公害食品源源不断运输到城镇。让我的“王虎牌食品”打入国际市场,人们竞相购买,也让我的长辈结束传统农作的辛劳,老有所乐……
    发表于:2015-05-22 21:32:27
  • 记得那是深秋的一天,阳光明媚。生产队队部里两棵大杨树上,几只喜鹊飞上蹦下,“喳喳”叫个不停。人们拥挤在房檐下,站着的、蹲着的、坐着的,晒着暖暖的太阳,你一言我一语,说说笑笑。牛、马、驴……一头头牲畜,车、犁、磙……一件件农具,铡草机、粉碎机、水泵……一台台农机,逐一定价,登记造册。井旁的石槽上放着一个破旧的纸箱,里面是提前做好的阄。人们摩拳擦掌,眼睛瞪得圆圆的,都想抓到自己最想要的东西。
    发表于:2015-05-21 13:33:15
  • 柏林湾生态社区营造丛书之四《柏林湾旅行》、之五《柏林湾生态》由社区伙伴支持,大巴山生态与贫困问题研究会、柏林湾社区共同努力编辑而成,目前进入印刷出品制作最后阶段。该书由研究会会长张熙明、研究室主任张雪梅主编,参与式方法,系统整理、记述了柏林湾社区10年有关生态、社区营造、乡村文化等方面研究成果,可供社区营造活动的交流、学习、行动及社区治理借鉴。
    发表于:2015-05-21 13:31:30
  • 听父亲讲过一个有关对子的离奇事。他说,在他小的时候,村里人过年写对子,是用碗瓜瓜蘸墨汁的办法来应付的。红红的纸上从上到下或从左到右,尽是黑圈圈。那上联或下联,大抵有七个到九个就够了,至于横眉,则是四个到六个。按规矩,一副对子的字数也就这样。对子弄好了,贴在门上,远处看,还蛮像回事,红纸黑“字”,真正的对子不就这样吗?可到了近处,那一个个黑圈圈就清清楚楚地展现在眼前了。
    发表于:2015-05-21 13:30:52
  • 佛头山文化产业园里的宗教文化区,便位于这易观佛光的佛头山顶,这里位置高,也是欣赏“江阳十景”的最佳去处:立“佛头夜雨”之地,听“华寺木鱼”之声,眺“鹰岩春晓”之光,瞰“角井灵泉”之雾,俯“双江螺旋”之态,视“南台飞瀑”之势,看“宝山夕照”之丽,赏“龙潭秋月”之皓,观“狮滩雪浪”之色,览“江口夜景”之美。
    发表于:2015-05-21 13:29:29
  • 每年宰杀年猪过后,父亲总会用锄头在核桃树的四周刨开一道大沟,然后用粪桶一桶桶将汤猪水慢慢地浸泡在核桃树的根部,最后还要用细土严严实实覆盖住那些没有浸泡进泥土中的杂物。父亲说,汤猪水很肥。年猪宰了,也应该给核桃树饱餐一顿。
    发表于:2015-05-21 13:02:44
  •   青花瓷瓶我自豪地对你说  我有一河的水  我有一山的花  我有一春的蜜蜂和蝴蝶  青花瓷瓶我惭愧地对你说  我只有一河的水  我只有一山的花  我只有一春的
    发表于:2015-05-21 13:01:42
  • 4月里又一件令人悲伤的事情发生了,爸爸在我们当地医院检查出患有癌症。父亲是伤残军人,刚过完58岁生日。看到检查报告单,我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我爸爸的身体一向很好,怎么就患上了这样的大病呢?背着家人我大哭了一场,在心里默默祈求上天,但愿是医生的误诊。
    发表于:2015-05-21 13:00:57
  • 读书成了我们的乐事,但却不是知识迷宫的诱惑。一大路穿布鞋,挂土布书包的小男小女娃,满脑子充盈着一个“玩”字。拽女孩的辫子,放男孩的卡子,互相追逐抓“特务”,爬上桐树装孙悟空手搭凉棚……课间忙于在教室一角玩“挤油”,把里面的小个子挤得哇哇直叫,才一哄而散,忽而又一拥而聚挤开了。记得有一次挤出了麻烦,里面哇哇叫的是教导主任的女儿,我们被叫去立正了,而且还被父亲知道了。
    发表于:2015-05-21 13:00:21
  • 当汽车穿过滨河路时,同学都被窗外的美景吸引住了,连眼睛都不眨一下:道路两旁高大的白杨树,好像是站着的一排排忠诚卫士,日夜的守护着巴河;河边的柳枝在微风中不停梳理着自己的长辫子,梳呀,梳出了一个个绿芽苞,爬满了枝头,梳呀,又梳出了三四片嫩叶儿,在风中舞动着身姿……
    发表于:2015-05-20 13:45:05
  • 回家的路上,我一直黑着脸。坐在车上,走在路上,像头顶顶了一朵乌云,声都不吭一下。回到家,刚喘过气,我便跷着个二郎腿看电视,奶奶走进屋来,说爷爷叫我去锄地。我极不情愿地拿着锄头到田里去。此时的太阳异常强烈,像个大烤炉,晒得我肉疼。强烈的光线像一把粗糙的毛刷子在我眼睛上来回扫着,眨几下就流出泪来。我不耐烦地坐在地上,不断哼着声,一脸的不情愿。爷爷见我这样,便坐到我旁边,“涛涛,你不是问我为什么农村这么辛苦,还要回老家住?确实,爷爷以前也向往着城市,渴望走出大山。
    发表于:2015-05-20 13:44:34
  • 第二天,我像往常一样,匆匆吃完早饭,向学校走去,这一次,刺骨的冷风似乎故意与我作对,刮着我的脸、割着我的手,我不禁打着寒颤,将双手插入裤袋,发现里边好像有软软的东西,掏出来一看,是一双手套。毛线粗细不一,线脚也露在外面,甚至有两根手指都没完全封严,样子非常不好看。为了避寒不管三七二十一先戴上,嘿,还别说双手立刻暖和了许多。这一天,比过去哪一天都暖和、都快乐。
    发表于:2015-05-20 13:43:52
共 585 条首页 上一页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