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巴中在线 > 文化频道 > 巴山文萃
  •   空旷的山谷  牧歌在风中传唱  是谁的嘴唇唱出了祖先的歌谣  是谁的孤独,刀子一样闪亮  把群山划伤  春风爬上山岗,青草绿得迷茫  每一朵开口的格桑都在吟
    发表于:2015-10-11 11:23:22
  • 一匹马车驮着黄昏载着稻草
    秋天的田园 向着月色靠近
    抵近城堡,炊烟散去
    稻米的香气从水乡升起
    荷锄的老者吟不来诗歌
    一声吆喝 随夜色扩散
    他把一天的好心情收起
    发表于:2015-10-11 11:22:53
  • 在家,事多;在单位,事也多——有人来说事,找人来说事,看稿,改稿,写稿,教人写稿,教人改稿……累得不行。我很是发愁,日子就这样年复一年地过去?时光都这样消磨掉吗?有些害怕,却无计可施。生活把一切安排好了,耐着性子吧。
    发表于:2015-10-11 11:21:47
  • 人群中,那些面容姣好,身段不错的,踏歌起舞,其姿态之曼妙,让人生出欣羡之心。长得好跳得也好,这是天作之合,自不必说。说说那些生得丑的。他们或是眼小嘴大,五官不大协调,或是腰身肥大,肚腹腆着,倘是平时看见,是要偷着瘪嘴的,但现在跳起舞来,居然很是好看。
    发表于:2015-10-11 11:20:18
  • 当年12万巴中儿女参加红军,有4万多人壮烈牺牲。在这块红土地上,诞生了巴中籍的共和国将军27名、省部级领导干部128名;共有446位共和国将军曾在这里战斗过;徐向前、陈昌浩、李先念、张琴秋、廖承志、刘瑞龙等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在这里留下了光辉的足迹。在这里,跳进每一条土沟就跳进一条红色战壕;走上每一面山坡就走进一个指挥部所;翻开每一块石头就翻开一部红色史书;捧起每一把泥土就捧起一团革命风云。
    发表于:2015-10-11 11:19:32
  • 读了高中后,按家中条件,学是无法再上下去了,便开始奔波生活。这之间,阅读兴趣不仅丝毫没减,反而一见到书,恨不得把它咽到肚里去。记得这段时间在福建打工,住在一个工棚里,下班后,工友们吃了晚饭,都到外面逛集市休息,我一个人在工棚里读一本诗集,叮了满满一脚蚊虫,一个个肚子吸得鼓鼓的。我一点也不知道疼,直到天黑看不到字才回过神来,用手往下一蹭,一股鲜血直流。
    发表于:2015-10-10 16:25:09
  • 路遥,原名王卫国,1949年生于陕西清涧县一个贫困农民家庭,七岁时因为家庭困难,过继给当农民的伯父。伯父在几番激烈的思想斗争后,终于咬着牙关把他送去了学校,而且一直送到大学。1970年,他用“路遥”笔名在县文化馆油印小报发表诗歌《车过南京桥》,此后便一发而不可收。
    发表于:2015-10-10 16:23:00
  • 本想建议他打车前往,正值下班、放学的人流高峰,估计一时半会儿打不到车。我只好承诺送他一段路,他又一再说,“小伙子,你是好人,我算遇到好人了,共产党培养的干部就是很不错!”我一再说,这不是好大的事儿,况且是顺路。
    发表于:2015-10-09 19:54:01
  • 经过激烈的思想斗争,我抬起头坚定地对瑶瑶说:“我决定了,这钱交给老师,就把它拿来做班费或捐给贫困的同学,用到该用的地方。”瑶瑶听了,歪着头想了想:“我支持你!”我们又说说笑笑地向学校走去,似乎脚步也轻了许多。
    发表于:2015-10-01 09:29:27
  • 秋天来了,榕树显得有些失落,它的叶已有些苍老。但令它欣慰的是,它的朋友桂花树开出米黄色的小花。虽然瘦弱的枝干营养不良,被操场水泥地凝固的土地,也实在不能提供更多的养分,但它们仍然努力地开出了零落的花朵,让这个校园满溢着清香,引得南飞的雁驻足观望。
    发表于:2015-10-01 09:28:56
  • 富贵竹的叶子和普通竹子的叶子差不多,绿油油的,都努力往上长,散发出生命力。它的杆比圆珠笔要粗一倍,但是很长很长。在水里的那一部分,长出了很多很多的小根,像一个老爷爷长了许多许多的胡子。
    发表于:2015-10-01 09:28:07
  • 那一刻,我心里难受极了:爸爸,我病得这么严重,你就多陪我一会儿怎么了?我昏昏沉沉躺在医院的长椅上看着妈妈楼上楼下地忙碌,对爸爸不禁多了一分埋怨:爸爸什么时候都是把他的学生放在第一位,而我呢?他什么时候关心过我和妈妈?
    发表于:2015-10-01 09:27:36
  • 小时候,我喜欢读书,但我读得很快,囫囵吞枣,当有人问我书里讲的什么,我什么也不知道。四年级的时候,我读了一本书——《苦儿流浪记》。我上课在想,下课也在想,那本书里的内容真是精彩绝伦,让我久久不能回归课堂。可是在学校我必须学习,对那本书牵肠挂肚有什么用呢?
    发表于:2015-09-23 11:06:51
  • 春、夏、秋、冬,从一片叶芽蜕变成新叶,又化为枯叶。到了四季中的最后一季,它终究归在了大树的脚下。这样看来,它的一生潦草无迹,可是它游历了人世繁华、也看尽了四季沧桑,它已知足。它也明白时光会让它死去。时间犹如一把双刃剑,善良而又无情。
    发表于:2015-09-23 11:06:13
  • 演员们陆续登场,水塘里几位坐在荷叶盘子上的青蛙先生“呱呱——呱”一唱一和;啄木鸟医生“当当”忙着为大树治病;活泼的小鸟也不闲着,“叽叽——喳喳,叽叽——喳喳”,呼朋引伴卖弄清脆的喉咙,唱出婉转的曲子,跟清风流水应和着;勤劳的小蜜蜂“嗡嗡”一边哼着民歌一边采着蜜;风哥哥“呼呼呼”,树叶便在林间“沙沙”的飘荡,它们正在完成落叶归根的使命。整个森林成了巨型“演唱会”,每个音符都是那样摄人心扉。
    发表于:2015-09-23 11:05:06
共 585 条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