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巴中在线 > 文化频道 > 巴山文萃
  • 我们常说,新闻即史。今天的新闻就是明天的历史。新闻工作者义不容辞的责任就是记录新闻、见证历史,让历史告诉未来。因此,美国《世界报》创始人普利策说过,新闻工作者是站在时代航船前端的瞭望哨,他要在一望无际的海面上观察一切,审视海上的不测风云和浅滩暗礁,及时发出警报。
    发表于:2014-08-20 08:23:23
  • 春节的古镇宁静而又清爽,行人不多,高挂的红灯笼,透出一片喜庆。映入眼帘的小街也就20来米宽,最窄处只有几米,街面依旧保持着传统的街道格局。高大的古榕树点缀于古街巷间,错落有致,层叠弯曲的街市与自然起伏的地貌,体现出古镇与自然的完美结合。跨过高高低低的石阶,走在整齐划一的青石板路面上,看着延伸出墙面的骑门柜台,低矮的房檐和长长的绣楼,处处呈现出古镇独特的生活和传统遗风。置身于这样的场景中,仿佛又回到了童年时代,儿时回忆又浮现在脑海:巴中区的东岳街,九倒拐,钟鼓楼等扑面而来;孩提时的欢笑、打闹、追逐、大人的喊
    发表于:2014-08-13 19:21:35
  • 恰其时,阵阵子规(又名杜鹃)的啼鸣从山间传来,由缓而急,此起彼伏,格外悦耳,余韵悠长。那声音里满是哀怨、凄惋、悲凉——啊!孟姜女,你千年唤夫,泣血饮泪,阅尽了多少人世间的悲欢离合,恩怨情仇,多少人为你的啼鸣辗转难眠,思绪茫茫,李太白“杨花落尽子规啼,闻道龙标过五溪”,念好友而明月千里寄相思;文天祥“从今别却江南路,化作啼鹃带血归”,告别江南父老,坚贞明志的悲壮;白居易“其间旦暮闻何物,杜鹃啼血猿哀鸣”,被贬谪的失落与孤独均跃然纸上,无不让人感动……
    发表于:2014-08-13 19:20:32
  • 2006年离岗待退后,我应邀加入市老科协,配合市委争取大政策的需要,编印出版了《可爱巴中》和《文论荟萃》,时任市长雷洪金说:“你为巴中做了件大好事”;时任市委常委、宣传部长、副市长李树海划拨了补助资金;时任市委常委周朝坤要求公安系统学好《可爱巴中》;时任宣传部常务副部长、巴中日报总编辑郑开屏撰写了很有宣传鼓动价值的书评。《可爱巴中》两年发行了四版。
    发表于:2014-08-13 19:19:19
  • 机会来了,夏天,我来到呼伦贝尔大草原,终于见到了流淌在草原上的河流。那里的主要河流有伊敏河、海拉尔河,还有额尔古纳河等。更多的是分布在草原各处名不见经传的支流。如同人体上的毛细血管,草原铺展到哪里,哪里就有流淌不息的支流。水的源头有的来自大兴安岭溶化的冰雪,有的是上天赐予的雨水,还有的是地底涌出来的清泉。与南方的河流相比,草原上的河流有一个突出的特点,那就是自由。左手一指是河流,右手一指是河流,它随心所欲,我行我素,想流到哪里都可以。我看见一条河流,河面闪着鳞片样的光点,正淙淙地从眼前流过。我刚要和它打一
    发表于:2014-08-13 19:18:18
  •   山坡上,阳光里  一畦一畦,一片一片  麦田,已经黄遍  摇下吧,车窗  撩乱头发,山风扑面  吹皱了,尘封的心帆  极目而寻,金浪翻转  半圈草帽,一袭褴
    发表于:2014-08-13 19:13:44
  • 光雾山的红叶,红得张扬、疯狂,简直令游客痴迷和陶醉。这个令人向往的仙境,恰似一个巨大的磁场,一种无法抗拒的诱惑,勾引着多少世人的心魂。看过光雾山红叶的游客无不发出赞叹:“九寨看水,光雾看山,山水不全看,不算到四川!”观赏光雾山的红叶,成为一种奢侈的享受,一种时尚的向往,一种对大自然的膜拜。前往游玩的人络绎不绝,客如云来,如痴如迷地游览,流连忘返、依依难舍地离去。
    发表于:2014-08-13 19:12:44
  • 更有巧合,令妻桂兰女士在三合小学任教,因校舍不够用,学校将其所带教学班安排到了吾妻娘家的堂屋中。岳父再腾出一间正房让她居住。王家碥的王与马三垭的王同院而居了。
    发表于:2014-08-08 13:05:43
  • 夏夜里,星星像萤火虫一样在头顶闪耀,我们家的孩子躺在凉席上,一棵直直的桉树站在身边,外婆的蒲扇在轻轻摇晃,吓人的鬼故事在她口中流淌。桉树真高啊,比我们家的房子都要高,努了无数次的力都爬不上去,我梦想将来长成它那样高。外婆说,别学桉树,除了蚊子害怕,做家具没人会要的。
    发表于:2014-07-24 13:04:45
  • 回首高坑河,河中高坑水淼淼;眺望牛鼻梁,梁下牛鼻气皇皇。创举村方有新创举,辉煌村又铸新辉煌。万家大坝万家乐,徐家大院生意旺。六桥飞架连高速,驷马扬鞭奔小康。物阜民丰天生地,水亲人和誉八方。欲知琼瑶今何在,孝道园中渡慈航。
    发表于:2014-07-24 13:03:44
  • 岁月流金,气象万千;春风骀荡,山乡巨变。辛苦指数含弘幸福指数,绿水青山辉映金山银山。巴蜀门户引领风流,中国脊梁谱写新篇。山高声自远,天外尚有天。祝福巴中儿女,自强不息;遥看巴中前景,华夏奇观!
    发表于:2014-07-24 13:00:35
  • 时间过得真快,不一会儿就到家了。瞧它在里面东碰西闯,惊恐万分的样子,也挺可怜的,我再也没有心情玩了,打开袋子,小蜜蜂立马就飞了出来,嘴里还嗡嗡地叫着,好像在说:“谢谢你,小朋友。”看着蜜蜂渐渐远去的身影,我一下子轻松多了,也快乐多了。
    发表于:2014-04-28 12:59:43
  • 我步履轻柔,生怕脚步太重,吵醒好不容易沉睡的寒冬,生怕美好太短,看不尽这满园春色。我屏气凝神,不打扰梅与春的窃窃私语,不透露柳对春的深深情意……
    发表于:2014-04-28 12:58:49
  • 透过车窗,人影模糊,却仍能清晰地看见大人们簇拥着孩子,打着伞,行色匆匆地走向校门。我真希望父亲也能打着伞送我一次,那该是多温馨啊!我还在遐想,父亲已开始催促了:“快下车!我还赶着上班呢!”在他看来,哪怕是等我一秒钟也是在浪费时间。我推开车门,拾起身边那把长相“寒酸”,因老妈一声“将就用”而得以保存性命的伞,狠狠地甩下一句“我走了。”
    发表于:2014-04-28 12:57:44
  • 如今想起这些不免有些遗憾,随时光的流逝,小瓦屋早已被风雨残蚀,大舅也随儿子去了他乡,外婆102岁寿老归西后,小小的瓦屋做了一块庄稼地,唯有两棵柏树常青。
    发表于:2013-12-25 12:56:50
共 585 条首页 上一页 37 38 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