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频道 > 产业 >

押宝5G 中兴通讯能否度过“中年危机”

来源: 新京报 时间: 2017-12-26 14:15:01

押宝5G 中兴能否度过“中年危机”

2016年5月31日,深圳南山区科技园,中兴公司外景。图/视觉中国

12月25日,中兴通讯港股股价已连续两个工作日上涨。此前12月21日,3GPP(移动通信标准化机构)在葡萄牙首都里斯本正式签署通过了5G非独立组网第一个标准。业内普遍认为,5G利好是中兴通讯股价上涨的原因。

不过另一方面,12月10日,中兴通讯旗下公司42岁员工被裁员跳楼事件在网络上刷屏。此事引发科技企业员工中年危机大讨论,同时也暴露出中兴本身存在的问题。

虽然5G标准正在推进,但距离5G真正商用,仍有不短的一段时间。根据GSMA的统计,全球移动运营商的固定资产投资从2016年开始掉头向下,直接降低了6%,这一趋势将一直持续到2020年。在中国市场,三大运营商2017年资本开支减少462.1亿元,同比降幅高达13%,这对于上游通信设备厂商,尤其是中兴来说是个严峻的考验。

中兴集团去年员工减少3154人

12月10日,中兴通讯旗下子公司中兴网信42岁员工欧建新从深圳中兴通讯研发大楼一跃而下。此事引发社会极大关注,对于工程师和程序员的“中年危机”讨论甚嚣尘上。

在这背后,中兴通讯公司本身也面临着“中年危机”。

据相关媒体报道,中兴网信此次的大规模裁员,不是网信自己裁员,而是母公司中兴通讯股份有限公司勒令网信缩减编制。

“公司目前一切经营正常,并无大规模裁员计划。”对此,中兴网信品牌业务相关负责人向记者表示,对于欧某自杀的原因,一切以警方公布为准。

今年1月,据外媒报道,中兴将裁员约3000人。在通信专家刘启诚看来,通信设备厂商裁员很正常。

中兴2016年财报显示,截至2016年末,本集团员工共81468人(其中母公司总人数为57040人),平均年龄33岁。截至2015年度末,中兴集团员工共84622人(其中母公司总人数为60758人),平均年龄30岁。也就是说,2016年中兴集团人数减少了3154人,其中母公司人数减少3718人。

2015年报中,中兴通讯董监高合计44人,到了2016年底降至39人。2015年董监高人均薪酬为188万元,2016年降为172万元。其中时任董事长兼总裁的赵先明,2016年获得的报酬高达733.9万元。

与此形成对比的是,12月17日,网传华为内部流出的文件显示,华为荣耀13级员工,在完成销售目标后就可以拿23级的奖金,而华为23级员工的奖金可达近百万元。

赵先明在2017新年致辞中提到,“公司正在遭遇成立31年来最大的危机,企业必须面向未来。”2017年3月,中兴通讯董事长兼总裁赵先明辞去第七届董事会董事长职务,但仍继续担任公司执行董事、总裁。

营收不及华为的五分之一

在被美国“封杀”一年后,中兴和美国政府终于达成了和解。2017年3月7日,中兴通讯与美国政府就美国政府出口管制调查案件达成和解。中兴认罚8.92亿美元。这也导致中兴2016年财报出现较大的亏损。

中兴2016年财报显示,2016年实现营业收入1012.3亿元,同比增长1.0%,主要是由于运营商网络、消费者业务营业收入同比微增;归属于上市公司普通股股东的净亏损为23.6亿元,较2015年32.07亿元的净利相比减少了173.49%。

在起家时与华为并驾齐驱的中兴,其营收在2016年已不足华为的五分之一。财务数据显示,2017年上半年,中兴通讯营业收入达到540.11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13.09%。华为2017年上半年实现销售收入2831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15%。中兴通讯2017年上半年营业收入规模,不到华为的五分之一。

不过在行业专家刘启诚看来,除了华为,其他通信公司日子都不好过。

2016年,诺基亚宣布完成收购阿尔卡特朗讯100%的股权交易。收购完成后,全球通信设备厂商只剩下四家,华为、爱立信、诺基亚、中兴。

通信行业另一巨头爱立信第三季度财报显示,公司净营收为478亿瑞典克朗(约合387.7亿人民币),与去年同期相比缩水了6%;净亏损为43亿瑞典克朗,上年同期的净亏损为20亿瑞典克朗。此外,今年第三季度爱立信全球的员工总数减少了3000人。

通信专家康钊认为,通信系统设备商只剩下4家,也侧面反映了市场在不断萎缩。“日子确实是比较难过,为什么就剩4家,就是因为市场萎缩支撑不了这么多厂商。市场萎缩后,通信设备厂商数量少,金额增长也比较难。”

通信业处于“十年周期”低谷

通信设备厂商的主要收入来源是全球运营商的设备采购,全球运营商的经济状况直接影响着设备厂商的走势。

刘启诚告诉记者,“运营商建网、扩容就会投资,去购买设备厂商的设备。现在全球的经济不景气,运营商投资都不多。全球主要就是三个大的市场:中国、美国、欧洲,通信行业10年一个周期,4G都已经建完了,所以大家投资少,设备厂商的日子就不好过了。”

移动通信网络建设10年为一周期,2010年是4G网络建设的高峰时期,以此推算2020年将进入运营商采购5G设备的阶段。

12月21日,3GPP(移动通信标准化机构)在葡萄牙首都里斯本正式签署通过了5G非独立组网第一个标准。业内有观点认为这是5G进程的一个里程碑。一位业内人士认为,短期内仍旧不会实现5G商用。“5G真正开始商用应该在2019年前后”,上述人士称。

此外,全球运营商遭受互联网行业的冲击,逐步沦为管道,缺乏大量资金来购置设备。刘启诚表示,“在语音时代运营商有很高的利润,这几年移动互联网的崛起,运营商沦为管道,语音收入下滑,流量处于增量不增收,运营商日子比较难过,没有动力搞网络扩建,这也是设备厂商收入下滑的一个原因。”

有数据显示,2012-2017年,纳斯达克互联网企业的市值总额5年涨了3倍,一年增加30%。从市值来看,Facebook销售收入仅有364亿美元,市值是5202亿美元,差十多倍。谷歌销售收入1000亿美元,市值是7000亿美元,差了7倍。阿里销售收入不到300亿,而市值是4600亿,差15倍。而电信运营商方面,中国移动销售收入超过1000亿,市值不到2000亿,不到两倍。

据相关媒体报道,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互联网协会理事长邬贺铨在“2018年ICT深度观察大型报告会暨白皮书发布会”上指出,“数据说明了卖设备的不如做服务的,做服务的不如做互联网的。”

中兴押宝5G和物联网

中兴通讯的2017年半年报显示,其营收贡献最大的是运营商网络业务、占比近六成,其次是消费者业务占比达三成,政企业务只占6.97%。

其中消费者业务就是中兴手机业务。IDC数据显示,中兴2016年的全球智能手机出货量与2015年相比衰退了36.5%,中兴手机2015年销量为5600万部,但中国区仅贡献了1500万部。中兴在国内的市场份额和品牌知名度已经跌出前十。

值得寄托希望的是中兴通讯的运营商业务。12月22日,中兴通讯宣布,联合意大利运营商合作开展5G试验,试验将验证5G服务和技术,以支持商用网络的及时部署。一位业内人士认为,中兴在运营商无线产品业务投入很大,也拥有相当实力。

刘启诚表示,“没有5G,设备厂商日子会更难过。但5G投资规模有多大不好说,10年一个周期,2010年前后4G,2020年前后是5G,有个几千亿的投资,连带周边的投资有个上万亿,设备厂商会有一大笔的收入。”

不过5G仍有两年左右才会商用,远水难解近渴。中兴通讯也在寻找另一个快速增长的庞大市场。

“现在大家都把宝押在5G和物联网上,原来是人与人的通讯,连接数有限,万物互联连接的设备多,连接数是无限的。”中兴通讯CTO助理俞义方向媒体表示,物联网是他见过的最复杂,也最有希望的行业,从芯片、模组、终端,到平台、网络、应用、运营,物联网,这条看似冗长的产业链条终于迎来了全面成熟的最佳时期。“在国内,如中国电信等运营商已经建立起全球最大、覆盖全国NB-IoT网络,再加上三大运营商原有的成熟4G等技术和网络覆盖,一张强大的物联网基础网络成为巨大的推动力量。(记者 马婧)

相关阅读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友情链接
精品文库网 | 华尔街财经 | 汉乡 | 项城网 | 楚雄信息港 | 出国看病 | 华尔街财经网 | 名言 | 股票入门基础知识 | 头条新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