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健康频道 >

"德云社演员众筹百万"惹争议 “我没有逼捐,也没有骗钱。”

来源: 时间: 2019-05-09 14:35:26

▲吴帅(右)在台上演出

“我没有逼捐,也没有骗钱。”

“我从来没让任何人给我捐过一百万,没有逼捐过任何一个!也没骗过任何一个人!”

面对丈夫吴鹤臣诈捐百万的质疑,身为妻子的张泓艺在微博中不断解释。然而,这场风波迄今未能停息。

4月8日,德云社33岁相声演员吴鹤臣(艺名)突发脑血栓住院。治疗近一个月后,5月1日,其家人在“水滴筹”平台中发起上限百万元的筹款,最终筹得14.8万元。

随后,有网友爆料吴鹤臣有北京医保,可以报销大部分治疗费用,且在北京有两套房产、私家车。眼尖的网友还发现其妻子张泓艺在丈夫生病后,入手了售价5000+的高端手机,进而对筹款目的产生质疑。

“家有余粮”

舆论发酵后,身为妻子的张泓艺在微博上对相关问题进行了回应,她表示由于不懂规则,错填100万的平台上限筹款额度;筹款是私人行为,不要牵扯德云社及师父郭德纲。

她也坦诚家中有房有车的事实,并表示,两套房子是公租房,不能出售;家里还有瘫痪病人,出行不便,车不能卖。

“众筹本来就是自愿原则谈何骗人?”“众口难调,我一个人没办法让各路人都满意……”不过,张泓艺这些生硬、听起来高高在上的说辞并没有得到网友的理解,反倒遭受更多质疑。

有律师认为,“家里有余粮”也可以求助,但如果在发起筹款时,隐瞒了家庭资产情况,已经属于诈捐。

质疑吴家“诈捐”的网友称:“按她的说法,捐款是自愿的,没有骗捐。那骗子还说上当受骗的也是自愿的呢。言辞凿凿的,跟抢钱也差不多了。”

但知名公益人士、法律学者姚遥认为,吴鹤臣家属尽管有表达不完整,不清晰的地方,但是由于并没有主观的伪造、撒谎,因此还称不上“诈捐”。“个人求助相当于对社会发出了一个要约邀请,他表达自己目前遇到的情况,然后希望能够得到他人无偿的赠与,是一个简单的民事行为。” 姚遥告诉中国新闻周刊。

“网络乞讨”

然而,在许多人的理解中,即便吴鹤臣家人没有诈捐,“希望得到无偿赠与”这一意愿本身,就是对传统道德和契约观念的挑战。

实际上,自从深圳“罗一笑”事件之后,就有很多网友对作为个人救助的“众筹”行为提出了质疑。

2016年,深圳媒体人罗尔为患白血病的女儿罗一笑写下网络热文《罗一笑,你给我站住》,通过文章打赏和其他捐助通道,罗尔收到了200多万元的“众筹”。

很快,迅速走红的罗尔被爆出在深圳、东莞有三套房和一辆十余万的车。不愿意“自救”而“蚕食”网友爱心的网上众筹行为,引起舆论轩然大波。罗尔也发表声明“深表歉意”,此后,征得了捐款人同意,将所筹款项捐出,用于白血病患儿救助。

近两年,在水滴筹、轻松筹等平台,又陆续曝光发生了多起诈捐事件,一度让众筹平台遭遇信任危机。

有人认为众筹平台变成了“免费提款机”,带来的某种社会效应是,鼓励公众不买商业保险、不愿意背人情债借钱,遇事缺钱便通过互联网平台,向素不相识的陌生人求助。

张泓艺在遭受质疑之后的说辞,也让网友觉得这点担忧不无道理。她在微博文章中称,“说起亲戚借款,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不多说什么。”又向媒体解释,没有积蓄是由于夫妻俩都是“月光族”,疾病来得猝不及防。

“如果吴鹤臣家属在自己的社交圈子范围内发出了求助信号,找熟人伸手借钱,最难还的是人情债。如同有人质疑,吴鹤臣怎么不找他的师傅郭德纲求助。问题也就在这里,钱债易了,情债难偿。”姚遥分析。

不想欠人情、不想还钱,就去众筹,并且因病发起的“众筹”,和为了拍电影或者创业发起的众筹相比,似乎天然拥有事成之后还债的豁免权。姚遥表示,说得不客气一些,这种行为叫做“网络乞讨”。

两全之道

通过互联网众筹平台,一些身陷重疾的普通人和他们的家庭,在比较短的时间内,得到了最直接的帮助。

但吴鹤臣求助一事,也让筹款平台涉及审核的相关问题重新引发关注。有网友指出,被质疑“诈捐”的事件频发,平台审核不严是最大问题。

有媒体记者顺藤摸瓜,又挖出了筹款平台背后的造假产业链。有网店提供虚假病历、撰写筹款文案,“要惨、要感人,要让人一读就想捐钱”,而代写500字只要50元。

有业内人士指出,家庭财产状况审核,是慈善众筹平台最核心最重要的功课,没有这个前提,必然被有意或无意的诈捐者利用。

而在“轻松筹”“水滴筹”“爱心筹”三大网络众筹平台,不管是提交假凭证,还是缺乏家庭财产证明,都能通过审核。

对此,水滴筹的回应是,平台没有资格审核发起人的车产房产情况。

姚遥表示理解众筹平台的处境。尽管认为平台需要对公信力负责,但他同时表示,众筹平台一大优势就是高效,审核任务加重则会抹杀这一优势:“我觉得这是一项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因为如果他完成了,那么它就变成了一家基金会。”

基金会虽然在审核上相对严格,但流程也更加漫长。并且,能够承担审核责任的基金会和慈善组织,无法覆盖社会中广泛复杂的各类需求。

“有一些在慈善组织规范之外的求助,或者慈善组织无法覆盖的求助,通过个人求助的方式表达出来,也是合理的。” 姚遥说。

以腾讯某公益平台为例,筹款目标在5万元以上的项目,系统会自动推荐其挂靠一家公募机构,善款接受公募机构的监督和监管。

腾讯公益慈善基金会副秘书长孙懿曾向媒体介绍,公募机构在监督善款执行时,程序较为繁琐,整个流程耗时较长。在监管和效率的平衡间,眼下还较难找到一个两全之道。

对于“德云社演员众筹”一事,5月8日民政部回应称,个人求助不属于慈善募捐,不在民政部法定监管职责范围内,但由于影响到慈善领域秩序规范,下一步,民政部将引导平台修订自律公约,针对群众关切持续完善自律机制,也将动员其他平台加入自律。

(原题为:《德云社演员百万筹款惹争议:“众筹本来就是自愿,何来骗人?”》)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