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游频道 > 旅游信息 >

重新洗牌,海南旅游从业者的"危"与"机"

来源: 界面新闻 时间: 2020-07-17 10:20:21

想熬过这场寒冬仅凭自救远远不够。

年初疫情发生以来,国内文旅领域遭遇残酷行业寒冬。除了防疫抗疫,“活着”成为大多旅游从业者2020年最戏谑的调侃。

时至七月,旅游业线下产业依然处于“半解冻”状态,在没有放开跨省游、出境游的情况下,多数“半复工”状态的从业者们纷纷另寻出路。

疫情加速旅游行业洗牌

自疫情发生,全国各地景区临时关停,迫使与旅游业相生相伴的行业停滞不前。疫情下中小微旅游企业举步维艰,天眼查数据显示,截至7月9日, 2020年全国注销经营的旅游相关企业超10万家。

尽管部分相关企业挺到下半年,国内疫情相对稳定,可大多数旅客对旅游出行的意愿仍然不强烈。

据文化和旅游部公开数据显示,今年五一假期实现国内旅游收入475.6亿元,收入同比下降63%,端午节假期实现国内旅游收入122.8亿元,同比下降68.8%,中商产业研究院预计,2020年旅游收入将减少1万亿元。

旅游业大省海南也同样备受影响,据海南省旅游和文化广电体育厅数据统计,今年五一假期,海南省实现旅游总收入9.94亿元,相比2019年同期全省实现旅游总收入18.91亿元,下降近半。

旅游业是推动中国经济发展的重要产业之一,据《2019年旅游市场基本情况》数据显示,2019年,旅游经济继续保持高于GDP增速的较快增长。旅游直接就业2825万人,旅游直接和间接就业7987万人,占全国就业总人口的10.31%。

一朝疫情,倒逼着本欣欣向荣、势头大好的行业重新洗牌。

花样带货,个人代理在朋友圈悄然崛起

吕大旭曾是一家海南知名本土旅行社的副总经理,主要负责导游的管理与培训,但突然的疫情让吕大旭和他管理的导游们变相失了业。

“从疫情开始,我们一起的导游都没有收入,有些开始送外卖或是开滴滴打车来补贴家用,但这相对房贷车贷和子女的生活太过单薄,真的很惨……”吕大旭介绍,导游工作没有底薪,一般按带团天数计算薪资,没有团带意味着集体失业。

关乎生计,吕大旭觉得不能坐以待毙,他开始琢磨“自救”方法。疫情期间,吕大旭带领近200名导游开始着手搭建自己的电商平台。

“每位导游都在工作中结识了很多游客,我觉得这可以尝试社交电商。”经过不懈努力,6月16日,吕大旭的电商平台“思诚佳乐”正式上线。

据吕大旭介绍,现阶段主要通过导游朋友圈转发平台内容去开展产品销售,按销量为导游计算提成。吕大旭说:“把我们的产品获得的利润分给他们,现阶段我们只要维持公司的运转就可以了。”

疫情让一批批从业者被迫跨出了原本工作生活圈,开始另谋生路。多数从业者选择社交电商维持工作环境,但正值电商时代,同类竞品多是不可抗因素,现阶段持续“入不敷出”的窘境使吕大旭有些迷茫。

绝处逢生云旅游,景区里的直播种草

云旅游并不是一个新鲜事物,疫情期间再次走红,让这原本只是各平台爱好旅游博主的社交分享上升为疫情下的创新自救方式。是传统媒介旅游电视节目、旅游图文日记等与互联网直播模式的结合,能够在疫情期间不便开展“说走就走的旅行”时,激发人们对旅游产品的渴望。

海南自3月初便推出了中国(海南)南海博物馆上线淘宝“博物馆云春游”活动,统计数据显示,中国(海南)南海博物馆一个小时的直播中涌入11.03万人,占该馆去年入馆总人数约五分之一。

“海南人游海南”,助推海南旅游复苏

针对疫情,海南省旅游协会4月2日发布倡议书,号召海南各涉旅企业积极参与“海南人游海南”旅游活动。5月初,海南天恒旅业“海南人游海南”首发团开启,推出20余条特色旅游线路,开展为期30天的旅游产品推广活动,截至目前已发团725个,接待游客超过2.5万人次。此外,2020年版“海南旅游年票”7月1日在海口发行,面向海南省本地户籍居民销售。

长江学者、中山大学教授保继刚在一次接受采访中表示,2020年下半年国内旅游会恢复增长,旅游业的恢复时间大体需要1年左右。

受当前的形势与外部因素影响,旅游市场极度缩水,相关行业要想熬过这场寒冬仅凭自救远远不够,政府、社会的救助也同样重要。

值得期待的是,海南疫情控制得当,持续保持“0”患者状态,加之在自贸港建设加速推进下,免税购物、人才流入、投资考察商务游等更多助于海南旅游产业的重磅利好遍地开花,相信海南旅游产业重回生机并不遥远。